happiness delight&fearless。

hello kitty

上高中,UGG雪地靴刚流行的时候,我妈也给我买了一双。

其实那时候整个学校也没几个姑娘穿,我算是提前的赶了一把时髦,但我不喜欢雪地靴,觉得它肿肿的显得很邋遢,又不跟脚。

更何况……我妈最初给我买的那双,我觉得挺丑的。

严格来说其实也不算我妈买的,不过是我妈单位的同事赶时髦,顺带着就给我带了一双。据说是出于【上高中的女孩子都会喜欢这样的】的考虑才买的。

巧克力棕色的,到膝盖的雪地靴。最绝的是,小腿正中间那个位置有一个彩色的水钻拼出来的hello kitty。密密麻麻严严实实,逼死密集恐惧症患者。

抠都抠不下来。


十六七岁的我对着这双靴子欲哭无泪。但我妈就觉得没必要,一双鞋而已,有什么的。

可是就是有什么。我现在都记得当时只有一个念头。这双鞋要是穿着去上学,肯定会被说是装可爱的。

和通常意义的【装可爱】可不一样。


事实上,在大二开学之前我都没什么‘想要打扮漂亮一点’的心思。

初中懵懵懂懂随大流,高中的时候我天天裹着校服,恨不得我妈给我买的所有衣服都是肥肥大大的男装。我那时候一米六都没有,大概也就九十斤左右的体重。

头发也是剪得短短的,没有鬓角,后脑勺的头发像男生那样推上去。十级大风都不怕吹乱的冬菇头——反正甩一甩就会恢复原样。

……大概那双雪地靴是我第一件很女孩子的东西吧。


班里玩儿的好的男生可以无所顾忌的跟我开玩笑说黄段子,但是在其他女生面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

我一面觉得这是打入内部玩儿的好的证据,一面又非常忧郁的觉得,我在他们眼里不是女生。

但我也不是男生。


***

怎么形容上面说的那个 装可爱 的含义呢。

高中时的某堂语文课,坐得离我很近的一个女生问我,什么是萝莉啊?

我解释不好,又想耍宝,于是说,就是我啊。

坐在附近的一个男生马上很不客气的喷了。其他人一起哈哈大笑。

我也跟着笑,但心里其实很难过。

其实直到现在,每当我自己一个人打扮的很女性化的待在外面的时候,都会战战兢兢的不停打量周围的人是不是看着我。

像个变装了的死人妖。

你懂了吧?


14年春天我买了自己的第一条裙子,然后就忽然开始热衷于打扮。我妈后来跟我说,她们单位的同事跟他说,X姐,你女儿忽然开始打扮肯定是有喜欢的人了吧。

不啊。我回答。

然后忽然想起来,班级集体去吃饭的时候,没说过几句话的男同学过来敬酒,跟我说,你梳长头发挺好看的。

真受用啊。和其他任何都没关系,只是被夸好看我就很开心了。

是高中那个自称萝莉的自己没想过的,也没有过的那种开心。


我高中的时候几乎从不喜欢任何帅哥偶像。反倒是现在,会因为对方要在晚会上出场几分钟,而保持高度兴奋的状态蹲在电视前等上一晚上。

我爸说,你还真是不成熟啊。

有啥的,就当青春期姗姗来迟吧。


2015年要是有什么愿望,大概照旧是万事胜意。

但除此之外。

我想更好看一点。


 
评论
热度(2)
© 扶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