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iness delight&fearless。

她放屁!!

 题目很囧很粗俗但是这是难得的文。

本意只是发泄一下对某个文的[哔哔]之情和单纯是想写‘你吃瘪了比你更生气在意’的海带崽子。

……然后以为就是一千来字的小片段结果放飞自我了[。

记得当年写海带崽子也是难得的高效率来着……难道说其实我的真爱是海带崽子吗吗吗吗吗吗吗吗[天音

最后对本文中的樱乃小姑娘和桃城同学表示真挚的道歉。剧情需要,如果寻仇请给原作者寄刀片儿[喂



============= 

“那啥……我觉得,我觉得你还是发泄出来比较好……”身旁的少年试探似的朝她递出游戏用的小锤子,好像是怕她情绪不稳会突然发难一样,语气和用词都斟酌再三。

什么呀,我才不会学桃城在别人身上撒气呢。她有点不爽的撅起嘴,却因为少年的眼神真诚又恳切,忍不住接过了小锤子。

两人面前的电子屏幕上闪过一段动画,动画最后是一只Q版的大松鼠抱着一枚写着‘game start'的木板欢快的蹦了出来。

她屏住呼吸,微低下头,然后高高举起手里的小锤子——

 

橘杏已经有一个礼拜都没去学校上课了。

她成绩不错,转学到青学一个多月以来一直都是乖巧听话的女生模样,班主任给假也就给得格外痛快;而另一方面乖乖女的身份在面对爸妈大哥也帮了大忙,她只要每天早上依旧按时穿上制服拎着书包出门就好,至今家里人都没有看出什么异状。

一个星期以来她每天都如上学一般按时按点地出门到处转,没有想做的事也没有想去的地方,就只是漫无目的的游荡。她什么也不去想,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难受。

她作为青学网球部的经理一同参加了男女网球部在轻井泽的合宿,却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无聊消遣的游戏也能掀起波涛——她是坦率直爽的姑娘,可是不是傻。男朋友和他的好哥们儿,或者说是红颜知己接吻了,用‘只是一个游戏而已‘的说辞怎么可能让她心服口服地掩饰过去。

她更想不到,她所谓的朋友樱乃——那个看起来温柔又明事理的小姑娘在目睹了全过程后,居然能对她说出‘那两个人不是故意的,你不要错怪了他们’‘浅井前辈喜欢桃城前辈是公开的秘密,要是真有什么那早就在一起了’这样的话。

所以你们觉得我才是横插一脚还无理取闹的人吗?

小姑娘和顺温婉的面孔在她眼里忽然变得可憎,她感觉全身又痛又累恨不得马上昏睡过去,甚至这盛夏的空气都变得冰冷刺骨。而在樱乃道别回自己房间就寝的下一秒,她的动作前所未有的干脆利索——

她快速的收拾好了自己带来的所有东西,甚至不管时间天色,连夜逃出了轻井泽那幢别墅。

我没有做错,错了的是浅井和桃城。车子于黑夜中驶离轻井泽,橘杏盯着窗外茫然的黑色试图给自己打气,可心下却不由得被无比强大的挫败感击溃。

……可是这样狼狈逃离的人,是我啊。

于是这一逃就逃了一个多星期。

那天晚上她勉强支撑到回家,行李都顾不上收拾就躺下长长地睡了一觉,连大哥都打趣她像受伤的动物冬眠疗伤。

休整几天后假期也过去了,不想见到桃城不想见到浅井也不想见到樱乃,她索性就任性的装病不去上学。

然后就在昨天放学后,她终于堂堂正正地约了浅井以网球对决。

但她输了。

橘杏垂着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抬起头。

——被猛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弯着腰以极近距离打量着自己的卷毛少年吓了一跳。

 

“我说,你干嘛呢。”

少年看她被自己吓得像兔子一样往后猛地跳了一步的模样似乎有些得意,笑嘻嘻的站直了身子。“逃课吗?”

橘杏很快恢复了镇定,笑盈盈地软软顶回去:“那你是又迷路到东京了吗,切原赤也同学?”

“胡说八道!我,我是过来玩游戏的!”

一个人过来玩游戏吗。橘杏打量着切原梗着脖子一副极其认真的样子,懒得戳破他拙劣的谎话。于是懒洋洋地说:“那祝你玩儿的愉快,我先走了。”

她和这人关系微妙,开始切原与橘桔平对战导致自家大哥受伤,偏偏这人态度又恶劣得可以;后来青少年选拔自己害他受伤,又眼见他一点一点成长改变,自己对他的看法也慢慢改观;再到前几天自己目睹桃城和浅井接吻仓惶逃出营地时,居然是这个人笨拙的安慰了忍不住哭出来的自己。

本来也不过是关系清浅,加上那么尴尬的事情才过去不到几天,她并不想和眼前这人接触过多。

“哎!哎你别走!……橘杏!”切原看她转身就走忍不住叫她。却发现不过一个称呼出口而已,眼前的小女生回过头来就莫名其妙的一脸杀气。

“……你……经理也不好好照顾你们的部员的话,全国大赛可是要被我……嘿嘿!”其实他只是不想橘杏这么快就走,下意识的喊了女生的名字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结果女生转过身来漆黑的脸色让他更慌乱了。

而橘杏却忽然笑了起来。

她弯起眼,似是很畅快地说:“非常欢迎啊,随你给他们几比零,反正不管我事。”

 

然而她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被切原拖到了游戏中心里陪着兴致勃勃的卷毛少年换了一大把游戏币玩完太鼓玩赛车,玩完赛车玩拳击。

而她就站在旁边,眼神死地看着切原非常投入地一边不停叨叨着‘看招!’‘哼看本大爷的厉害!’一边格外用力地操纵游戏手柄。

说起来她和桃城交往的时间也不过就这一个月,虽然休息时间的约会不是集体打街球就会被各种练习和特训霸占,但也是来过游戏中心玩儿的。

她对这些游戏兴趣都不大,桃城再怎么攒拢她一起玩也不过就是象征性的抓抓娃娃。他不懂其中门道自然也从来抓不住奖品,所以就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桃城玩。多数时间都是他们网球部一大帮人一起来玩,当然也有浅井。

橘杏转来之前他俩就是同桌,一个男子网球部长一个女子网球部长,是双打搭子又是关系极好的异性好哥们儿,玩游戏自然也是默契满满。

为什么自己没在那个时候就发现异常呢。她心中郁结不得发解,连看向切原的眼神都变得凶狠起来。

切原也看出她心情不好,他虽然迟钝但也清楚记得几天前合宿时发生了什么。要是橘杏说她自己不在意连他切原赤也都不信。

于是他索性放弃现在的游戏,直接一把拉过女生的胳膊把她带到打地鼠的机器前面。

“那啥……我觉得,我觉得你还是发泄出来比较好……”试探似的朝她递出游戏用的小锤子,好像是怕她情绪不稳会突然发难一样,语气和用词都斟酌再三。

什么呀,我才不会学桃城在别人身上撒气呢。橘杏有点不爽的撅起嘴,却因为少年的眼神真诚又恳切,忍不住接过了小锤子。

两人面前的电子屏幕上闪过一段动画,动画最后是一只Q版的大松鼠抱着一枚写着‘game start'的木板欢快的蹦了出来。

她屏住呼吸,微低下头,然后高高举起手里的小锤子——

第一下就打偏了。

紧接着滑头的松鼠就从她根本想不到的某个洞里迅速的钻出来缩回去,她简直应接不暇,手忙脚乱的锤了好几下却一下未中,反倒是砸的游戏机台面咚咚直响。

失败总是很快就能让人兴味索然。她烦躁的丢下锤子转身就要走。

“哎哎哎橘杏橘杏你别走啊!”卷毛少年急吼吼地一只手拉住她,一只手拿过小锤子。在对上橘杏有点不耐烦的眼神之后更加慌乱的松开了握着女生手腕的手,视线也赶紧转移到游戏机上。

“……就是玩游戏也是要掌握规律的啊……”他有点局促地嘟囔着,一边捏着小锤子开始给不得要领的女生做示范。“你看……你得按他的节奏来打才能打到嘛,也不能只注意一个或者几个洞,要看全局……”

他打了几个之后一局也结束了,扭过头发现橘杏还站在旁边面无表情地看,就好像受到了鼓舞似的赶紧把锤子塞给女生。

“你玩你玩!你肯定能玩儿得比我好!”他的语气和眼神简直真诚的不忍直视。

像只无辜的大金毛寻回犬。

盛情难却,她接过锤子看他开心地又投进几枚游戏币,然后试图按着切原说的方法击打,却没想到居然真的有效。

卷毛男生在旁边比她自己更开心似的大呼小叫,随着一下一下击打的动作,她感到心头郁结的那一团气正在渐渐散去。

“就算是无关的人也都会好好地叫我的名字,他却总是习惯地叫我‘橘的妹妹’。”

“……呃?”一只沉默地打打打的女生忽然呢喃似的话让切原愣住了,他也不再聒噪,安静地做一个倾听者。

“好讽刺啊……昨天我和浅井比赛,他跟我说什么我做事情都是为了别人为了哥哥,打球也是一味模仿别人没有自我,所以他才一直叫我‘橘的妹妹’吗……居然有默契到这种地步,原来都是这样看待我的啊。”

“呃……不,我不……”他结结巴巴的想告诉橘杏他并不是这么觉得的,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女生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因为讲述停下,反而一下比一下更有力。

“我为什么没早点把他们俩暧昧的关系放在心上呢?早点察觉的话,也不至于他们两个都接吻了我才知道。”

“但是既然喜欢浅井,为什么还要跟我告白呢?就算是和别人打赌对我来说也很失礼不是吗?”

“……他!他怎么能这样!”切原终于忍不住喊出来。而橘杏不知道是游戏终于渐入佳境,还是得到了别人的回应,音量和语调也忍不住放开。

“而且我为了他桃城武才转到青学的,他居然后来告诉我他以为我就是开玩笑?”

“这不是欺负人吗…!”

“明明就是他除了我之外还和别的女生暧昧不清!明明就是她浅井插在我们两个人中间还装无辜!结果就连樱乃都来劝我说什么‘不要责怪浅井’‘浅井前辈喜欢桃城前辈是公开的秘密,要是真有什么那早就在一起了’!难道是我的错吗!”

“才不是!”

“还有浅井!说什么我打球没有自我干什么都是依赖哥哥和桃城就不要之后还装模作样的说欢迎我加入女子网球部啊!当我是乞丐吗!还说什么‘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你的占有欲太强只会让对方讨厌你’!明明是你介入了我们两个怎么还能理直气壮的指责我!”

“她放屁!!”切原的声音急切又愤怒,然后他意识到自己说了粗话有点不好意的住了嘴。“……不是,我是说,那你就打败她啊!让她吃零蛋!”

橘杏却因为他这句话停止了动作。

“……我打不过她啊。我输了。”她说。

“我网球不如她。说话也不如她厉害。连樱乃都觉得她是无辜的,而我应该好好反思。”

“……我请假这么多天,阿桃居然一次都没联系我。”

“果然他们两个才应该是一对吧。”

“你……你干嘛灭自己威风啊!”单细胞的卷毛男生看不得她这个样子,直接打断她嚷嚷起来。“我也和他们交手过啊!那个幻影四部曲算什么啊!在本大爷面前都是渣渣!”

他豪情万丈地比比划划,然后看着女生有点茫然的眼神,竹筒倒豆子似的接着说:“我教你我的绝招啊!本大爷的绝招可比他们厉害多了!什么幻影四部曲分分钟击溃给你看!”

橘杏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心里却清楚自己很难不被他打动。就是有这样的男孩子,单纯天真不知世间险恶反复为何物的样子让你都替他心急,可偏偏永不失望永远信心满满,只要你看向他的眼睛,那里面十二万分的真挚和热忱就让你忍不住想要相信他。

“噗。”她被他张牙舞爪的样子逗笑,“那一言为定啊,切原同学。”

 

 

 

 

后续一。

 

几天后,橘杏终于回到学校接着上课。

她直接向男子网球部长桃城提出了辞去经理一职的诉求,同时也当着桃城和浅井,以及一大帮男子网球部和女子网球部的部员们,拒绝了浅井要她加入女子网球部的邀请。

“之前我和浅井比赛过一场。龙崎和大野副部长也全程观赛了。我输了之后你的说话,我还都记得。”她坦坦荡荡地直视浅井的眼睛,“你告诉我打网球最基本是认清自己,而我所用的招数都是并不适合我的我大哥的得意技。我也听到了你对龙崎教练说的,你说我底子不错可是丝毫没有个人特色,你的部里并不需要我这样的球员。可你又怕若是让我进来打杂没法给不动峰的人交代,所以才会建议我找龙崎老师申请当男子网球部的经理。”

这样一番话当着一群人说出来,即使是浅井似乎也有些挂不住脸面。但她还是很快调整好自己:“我是这样说过,但是经过这些事情,我想你……”

“不,你想多了。我除了和你打了一场比赛之外什么都没做呢。你的话我虽然记住了,但是……”她微微眯眯眼睛,旁若无人的说:“现在的我和几天以前和你比赛的我有什么区别吗?我打球的路数没变,还是习惯使用大哥的招数。我还是你口中那样没有个人特色。”

“所以你现在又为什么让我加入你的社团呢?”

浅井咬了咬嘴唇,似乎是在思考该如何应对橘杏刁钻的问题,但是现在她却没有那个时间了。

“老实说毕竟你是那个让我和桃城分手的人啊,我还是讨厌你。”橘杏在说这话时忍不住朝站在一旁的桃城看了一眼。高个子扫把头的男生显得局促不安,张了张嘴好像要解释什么一样。

“不,你别说话。”她朝桃城说,“我知道你又要说你和浅井是好哥们儿你从来没想过那些事情……但你不觉得从最开始,你因为一个赌而向我告白,对我很失礼吗?”

“橘,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邀请你加入女子网球部吗?”一直没说话的浅井忽然走近了橘杏,慢慢悠悠地开口说道“其实呢,如果你能对自己有一个明确的定位的话,你也可以很强很厉害......我让你进女子网球部是因为我曾经跟自己打赌,赌你能够找到属于你自己的网球。橘,等你找到的时候,应该就有了成为正选的资格吧.......而且,我觉得呢,女孩子有时候也要学会坚强一点、独立一点,就像阿桃那家伙,他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那种依赖性太强的女孩儿。记得国一第二学期的时候就发生过这么一件事........”

眼看浅井就要长篇大论的轰炸,橘杏根本不想听她毫无用处又驴唇不对马嘴的自圆其说。“我之所以告诉你我的想法,只是为了让你知道,我不想看见你也不想看见桃城,根本不想再和你们这一群人扯上关系。既然你之前打败了我,那你就安静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去打败你。”

说完,她更大弧度的扯起唇角,笑容张扬骄傲,似乎自从她来到青学就从未笑得这样畅快恣意。

橘杏转身,再一次面对桃城:“还有你,桃城。橘的妹妹这么长的名字你叫的不累么。以后你就简单的称呼我橘好了。”

她头也不回地远离人群,然后低下头看着来自卷毛少年混乱的求救短信,咬牙切齿的回复。

‘你个笨蛋。’

 

 

 

后续二。

 

为了表示对切原无私教授网球的谢意,一个星期之后的某天切原收到了来自橘杏所整理的厚厚一本英语笔记。

而有了这本笔记,加上网球部几位前辈轮流严防死守逼着他把笔记细读了好几遍,切原的英语终于史诗般的及格了。

对此——

“真田,你被我们学弟比下去了呢。”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幸村。”

“呵呵^_^”

 

 

 

[没了^_^

Ps:有部分角色台词来自原文。球评QAQ

 
评论
热度(3)
© 扶虞。 | Powered by LOFTER